久久小说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臣妻多娇在线阅读 - 第214章 想要你记得我

第214章 想要你记得我

        江南山野处的医馆。

        发间埋着数根银针的女子,抱膝坐在医治病人的软榻边沿,后背紧紧挨着冬日冰冷的石墙,一副防备警惕的姿态。。

        她不言不语,对面的郎中,瞧着她初初醒来这副,满是防备的模样,越发觉得,这姑娘应当是被歹人所掳,受了不少磨折。

        略一思量,先如实解释道:

        “姑娘被人封了记忆许久,方才外头一个凶神恶煞的男子,带着发热昏迷的你来寻老夫医治,老夫瞧出您脑后穴位有异样,这才为您解了记忆。”

        云乔自己也能意识到自己身体是烧着的,那郎中的一万退烧药,虽见效极快,却也没能令云乔身体立即恢复,此刻,她吐出的气息,仍有些滚烫。

        她摸了摸自己额头,眼里的防备警惕,消去了些许。

        微微颔首,嗓音带着病中的沙哑,轻声道:“多谢郎中。”

        郎中见状,跟着便问起了那带她来寻医的陈晋。

        “姑娘被封记忆,瞧着,也是金贵养在深宅里的闺秀,怎么却被那凶神恶煞之人,带到了这荒山野岭的地界,那人,可是掳了您的歹徒?”

        虽则穷凶极恶之人,大都是亡命狂徒,未必顾惜他人性命,可眼前这女子生得委实好看,难保那歹人掳走了,想长久养着关着,这才不舍得她被烧死,费心来寻了郎中医治。

        郎中话落,云乔眼眸微颤,思及这一路带着自己从京城逃到此地的陈晋,摇了摇头。

        抿唇道:“他不是害我的歹徒,一路帮了我许多。”

        那郎中闻言蹙了蹙眉,想起那陈晋曾说自己是眼前这女娘的护卫,再听云乔这话,便意识到了不对,察觉陈晋撒了谎。

        谁家主子,会评价自己的护卫帮了自己许多,护卫为主子办事,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郎中觉得不对,只笑了笑道:“这世上,哪有什么好人啊,姑娘生得漂亮,自然轻易能得旁人相助,只是,旁人帮您,必定是有所图,姑娘自己好生斟酌就是,瞧着姑娘也没在外头走动过,应当是不善识人的。”

        云乔没有回话,只抱膝低首,把一半的脸,埋在膝头。

        也许陈晋不是好人,也许他和萧璟一样,帮她都是另有所图。

        记忆恢复之后,所有的种种,来来回回在她脑海里拉扯。

        云乔敏感又阴郁,不再信任任何人。

        郎中打量了她几眼,转了话头道:“对了,姑娘说,方才那人不是封了您的记忆,给您灌了虎狼之药的歹人,那您可还记得,是谁做了恶事?老身可以派手下药童,替您去报官。”

        她低垂眼帘,想起脑海里,失去记忆后的种种,低眸自嘲的笑。

        报官?

        怎么报官?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萧璟是君,她不过贱民。

        她有什么办法,能靠报官,让他受几分刑罚吗?

        痴人做梦罢了。

        怎么可能。

        或许逃出生天,就已经是此刻的她,唯一能求的一点点奢望了。

        云乔说不出话,只是摇头。

        向郎中表示不必。

        郎中无法,略一思量,便猜出了这姑娘为何不肯报官,想是那歹人,位高权重,她孤身一人,无权无势,也拗不过那人,遂未曾多问,只给云乔送了碗安神汤,嘱咐她好生歇下,自个儿则揉着眼睛预备出去寻药童回来。

        夜幕四合,安神汤在手边放得微有些凉。

        郎中离去时紧阖的院门被从外头推开,陈晋疾步往屋内走。

        他不知云乔已经醒来,径直推门踏进内殿。

        云乔听见动静抬首看向门外,和刚刚踏进门槛的陈晋,四目相对。

        冬夜天寒,陈晋一身冷意寒霜。

        眼底,却是热的。

        “小姐醒了就好,身子可还有什么不适?”

        云乔摇了摇头,启唇问:“此处距离你说的,安顿孩子的地界,还有多远。”

        陈晋闻言如实答道:“应是一日路程。”

        云乔听罢微微点头,起身便欲下榻。

        口中道:“我身子无甚大碍,一场高烧而已,眼下已经退了,要不了命,你还是,先带我去找我女儿吧。”

        她面色仍旧苍白,却怕夜长梦多,等不及要赶路。

        陈晋眉心微蹙,几步上前去,握了下她手腕,想摸一摸她额头的温度是否还烧着。

        这动作太亲密,云乔下意识避开了他的动作。

        抿唇看向他,身子僵硬,突地道:“你想要报酬,总要让我先见到我女儿。”

        想起从前的种种,自然,也就想起来,初入京城时,陈晋翻过别院的门窗和种种越矩事。

        自然,也以为,今时今日的陈晋帮她,和萧璟当初一样,是为图美色。

        云乔眸光寂冷,说话时,声音寡淡如常,却还是流露出几分,强压下的颤意。

        这些时日以来,萧璟当真也改变了她。

        那个最想一辈子做个活生生的人的云乔,在这一刻,和萧璟一样,把自己,当作一个可以用来交易的砝码,可以卖给旁人的物件。

        从前,她最不能接受萧璟,逼她做一个任人取乐的玩意儿,今时今日,却把自己看作是报酬。

        多悲哀,撞得头破血流,终究还是认命。

        可是那份屈辱,那份难堪,那份不甘心,依然还是折磨着她。

        云乔话音寡淡,那双眼睛里的寂寂冷意,几乎让陈晋,一瞬间意识到了不对。

        他隐隐觉得,她想起了什么,所以才是这样的态度。

        也不难猜得出,说出这样话的云乔,心里是如何想的他。

        却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解释,

        只是,拎起地上的绣鞋,递到她跟前。

        隔着罗袜为她穿上,动作间不曾碰到她一分皮肉。

        垂首低声道:“走吧。”

        话落,将人拉起,背在背上,拿起一旁的外袍,盖在后背的她身上。

        缓步,走入江南的湿冷冬夜。

        无人留意的病榻角落,那一只萧璟迎娶太子妃时,逼她戴上的明珠手串,落在了被衾堆叠间的缝隙里。

        明月当头照,一如那一夜,从东宫走出时。

        云乔伏在陈晋肩头,眼前好似又看见那一夜,东宫的明月。

        陈晋对她实在是好,可他来得太晚了,晚到云乔受够了折磨苦楚,已然无法相信,旁人对她,也有真心的好。

        她喉头哽咽,手攥着陈晋肩头的衣裳。

        喃喃问他:“你为什么帮我……”

        陈晋低眸未语,只是脚步微顿了瞬。

        片刻后,昂首,迎着头顶明月。

        话音低缓道:“我只是,想要你,记得我。”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