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恐怖灵异 - 这个召唤师简直离谱在线阅读 - 第621章 竞赛第一轮

第621章 竞赛第一轮

        “是留级冒险团,和注孤生冒险团!”

        选手中,有人认出了他们的身份。

        这两个冒险团,在华中地区还是小有名气的。

        毕竟刘极生和付独生都是华中杯常客,尤其是注孤生冒险团,是爆兵流的典范,给人印象非常深刻。

        “前辈组的人为什么会过来?”

        “而且还是两队。”

        “难道是想要从我们这里寻找联盟吗。”

        不认识的人,此时抱着疑惑态度。

        然后,他们就看到刘极生与付独生都走到了黎朴面前。

        “?”xn

        这让大伙更加疑惑了。

        难不成两队前辈组,想招揽的是这个瘸子年轻人?

        不会吧?

        “学弟,联盟吧。”x2

        果然,两位代表一开口就是邀请黎朴。

        “哇!真的是邀请他!”

        “他们放弃了在前辈组联盟,来跟新人联盟吗,而且还是单人队伍!”

        “这家伙,究竟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

        没有人会仅仅因为学弟两个字,而觉得两队是念及情分想要提携黎朴。

        这里是资格赛,不是可以做人情的地方。

        太弱,可就要被淘汰了。

        只有实力对等的人,才会邀请结盟。

        然而他们又哪里知道,刘极生与付独生甚至觉得自己是稍稍有点高攀黎朴。

        别说那一队奇奇怪怪的召唤兽了,就是黎朴自己一个人,说不定也足够比得过一队召唤兽。

        这次的联盟赛制,简直就太合他们的意了。

        这样的一个怪物选手,不拉拢进来难道还放去做对手么。

        “好的,学长。”

        黎朴的一个点头,让两人喜出望外。

        这下子,看来直至联盟拆解之前都很稳了。

        30分钟的组队时间,很快就到。

        一结束,立马有几位西装革履戴着墨镜的人走了出来。

        其中一位女子,似乎是他们的带头人。

        “各位选手你们好。”

        “我们本次比赛的裁判团队,负责整个资格赛的判定工作。”

        “我是团队的总裁判,你们可以叫我王裁判。”

        王裁判让团队清点了一下联盟情况。

        在场队伍数量总共114支,正好组成了38个联盟,没有队伍被遗落。

        “现在,请大家跟我走。”

        “我们即将进行真正的第一场竞赛。”

        随后王裁判示意众人跟上,然后转身。

        这样的举动,引起了众人的窃窃私语。

        “这么快?”

        “是在赶什么进度吗?”

        “不然呢,你以为是来度假的?”

        “也好也好,快点完结,了结一桩心事。”

        对于各种言论,裁判组充耳不闻。

        基地是地下建筑,王裁判刷过安全卡后便有一扇钢门打开,露出了宽敞的地下阶梯。

        然而走在最前面的选手刚刚踏上阶梯,却忽然浑身一颤。

        气息,几乎令人窒息的强大魔兽气息,扑面而来。

        大部分人,都面露凝重。

        没人会怀疑基地的安全问题,可是这魔兽的气息实在是太逼人了,对于他们来说都是第一次体验这个级别的强度,一时间难以适应。

        感觉好像有人拿着无形的刀刃,在他们肌肤上轻轻划过似的,只要稍微再用力一点,就能够造成伤害的那种。

        不过也有一些人,面色如常。

        这些人大多都来自前辈组。

        “哇,这强度好高。”

        “估计是8转的魔兽了。”

        “真不愧是资格赛,这架势可真大。”

        “该不会是要我们在8转魔兽的追杀下保命吧?”

        有的人甚至还能从容的露出苦笑。

        而说出最后那句话的人,正是刘极生。

        因为他想起了两个多月前,面对圣虚之主的情景。

        当时那气息,可比现在这个还要吓人。

        此时就连他身后的虎皮男子,也都有点控制不住的呼吸加重,感觉被刀架在了脖子上。

        “团长……”

        虎皮男子很羡慕刘极生的从容,无意间目光瞟到了黎朴。

        结果居然发现,这个瘸子少年居然也没受任何影响,该怎么瘸还是怎么瘸。

        同样的一幕,被付独生的团长余多多也看在眼里。

        说真的,无论是虎皮男子还是她,其实都是多多少少抱有疑虑的。

        疑虑为什么刘极生与付独生从头到尾都表现得对黎朴那么重视。

        “有点意思……”

        她走在后面仔细端倪着这一瘸一拐的身影,现在算是初步认可对方了。

        很快在裁判组的带领下,众人走到了一堵画满了结界符文的大门前。

        在这里,那股魔兽气息更加的浓郁,似乎正主就在大门的后面。

        “各位,打开门后便是第一场竞赛的进行场地。”

        “而这一场的淘汰率是——50%。”

        王裁判不带情感的语气,让很多人心里都咯噔一下。

        50%的淘汰率,也就是说19个联盟共计57支队伍,要在这第一轮折戟。

        “学长,这么残酷的吗?”

        黎朴是第一次来,看向刘极生。

        “资格赛嘛,哪有容易的呢。”

        “这还算好的了,我通过的那届资格赛,100支队伍第一轮就干掉了63支。”

        刘极生笑笑。

        “我们那回更惨,80%的队伍都在第一轮倒下了。”

        “其中还包括几支强队,不然那年我们可能都拿不到资格。”

        付独生与余多多想起了不太美好的回忆。

        “按你们这个说法,50%已经算很宽容了。”

        黎朴摊了摊手,并没什么负担。

        他的目标是成为最后的10支队伍之一,所以无论是淘汰50%还是90%,都与自己无关。

        “既然在场的各位都想要参加冒险团,那么当然就要学会面对在冒险过程中遇到的各种情况。”

        “所以这第一场考验的能力,就是你们如何应对强大的魔兽气息重压。”

        “这一轮的项目是,抗压。”

        王裁判说着,戴上了一个特质的面具。

        与她一样,裁判组动作一致。

        然后,在她的操控下大门缓缓打开。

        嗡!

        然而大门仅仅是开了一条缝隙,众人就看到有强烈光芒涌出。

        “卧槽!我的眼睛!”

        “啊啊啊啊啊!”

        “好刺眼!”

        毫无防备的绝大多数人,视力都受到了影响。

        不过黎朴就还好,安然无恙。

        因为【意志力】有免疫强光失明的效果。

        他甚至已经提前于众人,看到了里面的情况。

        “厉害,气息实质化?”

        同样没受什么影响的,还有余多多。

        “不愧是挑战精英团的选手,果然有见识。”

        王裁判欣赏的点了点头。

        “那我们需要做的是什么,干掉那个天使吗?”

        黎朴指向里面。

        “嗯?你看得见?”

        面具之下的王裁判,表情一愣。

        而其他裁判,也同样暗暗吃惊。

        看来是一个会童术的家伙,居然能够用肉眼看到那只魔兽的存在。

        “不用,它不是你的敌人。”

        但既然有选手问道了,王裁判只能回答。

        原本,她是不想解释那么多的。

        “罪天使,据说是从8转退化跌落下来的神奇s级6转幽幽类魔兽。”

        “这只魔兽最擅长的手段之一,就是操控气息。”

        “不过你们不必担心,它很友善,不会对你们进行攻击。”

        “而这一轮的比试内容,就是看谁在其气息场内坚持得更久。”

        “这一轮只许召唤师上场,不能携带召唤兽,不许互相攻击或恶意干扰。”

        “3人退场,便算该联盟淘汰。”

        “最先淘汰的19个联盟,很遗憾,你们今年就止步于此了。”

        随着王裁判的介绍完毕,大门也彻底打开。

        召唤师是召唤兽的指挥官,所以承受住魔兽气息不受影响的做出指挥,是冒险者必备的能力。

        先前的光芒此时已经彻底收敛,露出了一个相当之宽敞的训练场。

        训练场里面空无一物,但墙壁的色泽比较奇怪,像是涂过了一种特殊的涂料。

        关键是刚才就很强烈的气息,现在陡然增强了至少一倍。

        有个别选手不太承受的住,身体的抖动幅度增大。

        这些人,基本就已经注定了会被淘汰。

        “什么天使?在哪?”

        “我怎么没看见。”

        “气息太强了,甚至感应不到源头。”

        “我好像看到了,就是有点模湖。”

        相对能够承受的选手,此时已经开始观察起来。

        只有像黎朴这样开启了【真实视】之类童术召唤师技能的人,才能够看到那只魔兽的模样。

        那是一只具备幽幽性质的天使,浑身呈高度透明状。

        头上的光环被幽幽鬼火所取代。

        眼睛被布蒙起,嘴巴被缝合,低垂着脑袋。

        双手被捆绑呈十字状,而八双翅膀则是残缺不已,尤其是有两只翅膀几乎是齐根断裂。

        与其说它是友善不攻击人的那类魔兽,黎朴倒觉得它更像是没有力气去攻击人。

        “好了,现在请你们走进场所内。”

        “然后比试便正式开始。”

        “这也是一场关于意志力的比试。”

        “想要硬撑的人无需顾虑,我们这里有最专业的医疗团队。”

        在王裁判的示意下,裁判组开始分发那种特制面具。

        面具一戴上,就感觉气息影响被削弱到了最小的程度。

        于是大伙纷纷走进去落位,等裁判一声令下之后,同时摘下了面具。

        结果有人试图耍小聪明,在摘面具时磨磨蹭蹭想拖延自己的支撑时间,结果立即就遭到了退场处罚,被盟友们用眼神千刀万剐。

        “每过5分钟,气息就会增强一次。”

        “直至淘汰的19个联盟确定,才会停止。”

        “现在,先开始第一波增强。”

        “各位,祝你们好运。”

        随着王裁判的话语落音,大门开始重新缓缓关闭。

        嗡!

        随着大门彻底关闭,场上的气息立即变得更强起来。

        且通过那特殊涂料的墙壁反弹,从四面八方袭来。

        黎朴感觉得到,皮肤的每一个毛孔上,仿佛都有根针对准着,随时要插进皮肤的感觉。

        不过他可是直面过8转满级魔兽圣虚之主的人,所以此时还是能够泰然自若的应对的。

        再瞧瞧联盟里面其他人,除了虎皮男面色有些难看之外,其他人也都表情比较平澹。

        “各位,我们最好还是形成阵型。”

        这时,余多多开口提议了。

        既然组成了联盟,那么他们每个人都不是独立的个体。

        正如小胡子先前所说的那样,今年的主题考的是协作。

        黎朴理解对方的意思。

        如果呈抱团型站位,那么每个人承受到的气息压强就会变小,因为来自其它方面的都被盟友承担了。

        “抱歉,大家,那么看来我得站在最中间了。”

        虎皮男子对自己的认知还是很客观的,主动示弱。

        站在中间的人受到的压强最小,他能撑得越久对联盟越有利。

        毕竟不同于别的联盟,他们这里只有五个人。

        对于他的提议,其余四人都表示同意。

        于是以虎皮男为中心,他们严密的盘坐在了一起。

        黎朴、刘极生、付独生、余多多分别挡住了四个方面。

        队形一成立,黎朴便感觉遭受到的气息至少减弱了一半。

        而虎皮男就更舒服了,他的压力直接降到了原本的1/3。

        其余的联盟,也都采取了类似的方法。

        有的联盟中甚至有结界师,当场建立起了抗压结界,看上去还是相当有效的。

        受到其它联盟的启发,付独生也丢出了【屏障】将大伙笼罩,压力再次降低了半个档次。

        不知是哪个联盟先带的头,总之在场联盟纷纷效彷抱团在了一起。

        第一个5分钟,全员安全度过。

        但是在经历第二个5分钟时,有选手已经开始脸色发白两脚打抖。

        就算联盟队友相助,最终也还是承受不住,一头栽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了。

        这还是黎朴第一次看到有人因为魔兽气息而昏迷,那浑身抽搐口吐白沫的画面,还是有点吓人的。

        幸好很快场地天花板上就从天而降一支机械臂,将其捞走,救出了苦海。

        有了第一个,很快就有第二个。

        选手们,开始接二连三的淘汰。

        在第四个5分钟的时候,第一个被淘汰的联盟出现了。

        第五个5分钟,又有两个联盟淘汰。

        第六个5分钟,九个联盟淘汰。

        累积淘汰数,已经达到了十二个。

        有的联盟个人实力不太平均,或者说他们之中有人平时忽视了自身的锻炼。

        最让黎朴很意外的是,自己来时大巴上,4201+小胡子的那个联盟居然也没了。

        小胡子本人倒是没事,但包括4201的那两个人在内的三位盟友都被淘汰。

        临走时看到黎朴还若无其事的抱着膝盖坐在那里,惊奇与无奈的他,只能挥手打了个招呼然后跟着联盟剩余人退场。

        眼看着淘汰联盟的数量越来越接近结束线,黎朴寻思自己是不是该行动了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