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恐怖灵异 - 龙族:从战锤归来的路明非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驱虎吞狼

第六十四章 驱虎吞狼

        龙族:从战锤归来的路明非正文卷第六十四章驱虎吞狼路明非短暂地愣神了一秒,看到这下半身与异形融为一体的自己,他想起了δ计划档案纸上那张自己的黑白照片,又想到了这里存在的克隆技术……

        在黑龙那干枯的眼眸中同样亮起了璀璨的金色光芒,属于龙类的威严在这一秒间开始释放,原本腐朽的它开始振作起来,仰起头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庞大的身躯挪动间带动着无数铁链碰撞哗哗作响。

        但下一秒路明非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黑龙那仰起的头颅上,面对着那半具苍白的躯体,矫健强横的肌肉与体魄跟另一个瘦弱苍白的“自己”形成了鲜明对比;

        他右手如枷锁般锁住了躯体的咽喉,左臂义体的爆弹发射枪口直接弹出抵着那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孔,毫不犹豫地开火了。

        “砰!砰!砰!”

        就好像西瓜遭受重击炸裂开来,一大片夹杂着实体的猩红溅洒在路明非冷漠的脸庞上,就算再坚硬的人类脑袋在面对接连三发双联.75口径的穿甲爆弹轰击时也要灰飞烟灭。

        咆哮声戛然而止,路明非能感受到脚下黑龙的躯体一阵激烈地颤抖,那不知从何爆发的生机似乎随着这半幅躯体的死亡急剧消散,它仰起的身体与头颅重新贴回冰冷的地面,那股属于能够碾压大部分混血种的真正龙威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要放在其他剧情里主角团或许会眼睁睁地看着突兀发生再看着boss演出完血条一亮再开打,说不准想打赢还得血祭几个同伴;路明非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果断将危机扼杀在摇篮里无论何时都是最优选。

        确认这条异形不会再产生任何威胁后,路明非这才后退从其头颅上跃下——当然也准备了后续,右手沾血的剑徽戒指随时会展开它的炼金领域变化为凶悍的“理智”,彻底将这头黑龙斩杀。

        “真是……令人扫兴。这可是我特地为你准备的表演。”

        男人的声音回荡在这冰冷的地下空间,情绪带有明显的失望与扫兴。

        “等待你的只有净化。”路明非冷冷地回应。

        这声音他不会陌生,这声音的主人正是给他砸了两枚凝固汽油弹的异形/异端,同时也是小布宁幕后真正的主使者。

        他环视四周,猜测对方可能身处世界的某一处远程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楚天骄在黑龙发生异变后就立刻拖着老布宁和零飞速离开了栈桥,以免出现栈桥忽然断裂或者头上砸下来几个年久失修的物件这种危机。

        “在我之前你还有额外几个需要净化的目标,我还不急。”男人并不在乎路明非的宣告,语气不紧不慢,“而且你变得太无趣了,我现在没心情跟你透露更多消息。不过你如今所在的这条进化药工厂就送给你了,包括依赖它们的客户链。怎样,我很慷慨吧?”

        “给敌人送技术和装备,你居然敢这么浪?”上边站在边缘的芬格尔插嘴道。

        “这不叫浪,这是预付的报酬,我和你们的目的在某种层面上称得上是合作关系,虽然完全可以不付账,但我向来大方,”对方还真的留意到了芬格尔的声音跟他对起话来,“而且我作为炼金术的至尊王者,这种程度的炼金技术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啊?你在说这句话时问过我家炼金军士了么?”芬格尔表示不满。

        “你是说诺顿么?先是被你们招惹过来的东西弄了个半废,苟延残喘地活下来后又贪图享受甘愿成为你们的性奴……”

        楚天骄敏锐地捕捉到了某个特殊词汇,不禁面露震撼地看向身旁的芬格尔。

        “当然,我只是形容而已。以前权柄在手,他或许还能跟我争一争炼金术至尊的名号;可现在连‘大图书馆’都不再对他开放了,连身为高贵龙类的资格都被彻底剥夺,有什么资格能跟我相比较?”

        “tm的,你这狗种!出来!不用团长出手,我一个人就能打爆你呀!”

        芬格尔下意识地火气上来了,自己的好兄弟居然被人这样侮辱,但随即他就从男人的话语中察觉到了细节,“等等,你说他以前跟你争……你也是龙王?”

        “那你要不要猜猜我执掌的是另外三大元素王座里哪一座的权柄?”

        “我们不关心你是什么权柄,你的尸体和骨头同样能被启示之剑军团运用,就跟白王那样,”路明非冷冷地说,“炼金军士的投诚是他的个人意志,同时也得到了伟大帝皇的承认与庇护;而你,只有被毁灭一途,异形。”

        “真是令人害怕的狠话啊,路团长,”男人的声音像是在感叹,“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们没那么快见面的——至少在我把你们全部驱逐出这个世界之前。”

        “ciao~”

        在一声意大利语的再见过后,原本将这座防空洞照得灯火通明的数百盏探射灯熄灭了,重新回归昏暗与死寂。

        路明非的视线重新转移回面前这条半废的黑色龙类身上,走上前去观察那半副与其合为一体的躯体,那张跟路明非一模一样的脸庞如今被爆弹轰击得只剩下小半个焦黑的下巴。

        幕后的异形就是用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让这条黑龙维持在“活骸”的状态不至于彻底断绝生机,在必要时甚至还能够重新复苏。

        那像这样的克隆体在世界上还存在着多少?克隆自己的原因又是什么?

        是因为自己身体的血脉特殊么?这就是帝皇陛下让自己前来西伯利亚追溯过往的缘由?

        路明非看着人形躯体与龙类脑颅的连接处,心里在不断思考着各种问题。

        那万一……也许自己并非本体,同样是这些克隆体的其中一个呢?

        一个危险且亵渎的想法从心头升起,似乎伴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哀伤,好像有一个黯然神伤的小孩在得知真相后在内心的最深处哭泣。

        路明非皱了皱眉,立即就抹除掉了这不知从何而来的软弱情绪。

        “我不会是什么克隆体,我就是我自己。”

        “我是路明非,也是卡托斯.哈金斯,来自恸哭者战团的冠军勇士,为帝皇与人类而战,独一无二。”

        他冷漠地低语道,后退几步从黑龙头颅上跃下。

        “父亲……”黑色龙类又向他传来了微弱的精神波动,“请找回您缺失的力量,回归到属于您的那尊无上王座……”

        伴随精神波动传来的还有来自于血脉的悸动,路明非体内的异形血脉受到了影响,有什么东西正通过独属于龙族的另外一种维度的方式传输给他。

        他本能地想要摒弃拒绝,但“灵视”现象已经产生,西伯利亚北部地区的地理结构地图在路明非脑海中成形,冻土层、煤层、岩浆层,每一个孔洞每一条通道都是如此地清晰直观;但他的视线就像是在高速飞行的战斗机般飞速从西伯利亚的冰雪中掠过,直接奔向某一个位置,周边的景象在视界两旁变作白线飞速后退。

        当景象流动的速度恢复正常时,路明非看到正前方那白雪皑皑的山谷里耸立有一个巨大的十字架,周围的那些雪峰在其跟前矮小如同沙丘。

        而在这巨大的十字架上,似乎吊有一个微不足道的人形,还没等路明非看清,眼前的视角就飞速拉升,角度从飞鸟变成了上帝俯视人间般的角度,一副精细精密到了极点的北西伯利亚地图映入眼帘。

        片刻之后又烟消云散,“灵视”状态结束,但路明非已经提前记住了那个十字架所在的位置。

        “很抱歉……父亲……我没办法向您传输我最后的力量……‘大图书馆’拒绝向您开放‘通路’……”

        “我的生命要结束了,父亲……请您记得,即使整个世界都背叛了您,您的子嗣eusebeia都永远忠诚于您,就像您当初赐予我的名字一样。”

        黑龙的精神波动逐渐变得虚无,那双干枯的眼眸里最后一抹金色彻底黯淡;同时路明非感受到面前巨物体内那颗心脏停止了跳动。

        “……”路明非沉默不语,这条龙类在死亡之前向他透露了不少值得悉心辨别的信息,最重要的还是那个十字架标识所在的位置,对方是想指引自己过去,“取回自己缺失的力量”?

        虽然这头异形最后那“忠诚”的遗言让他情绪稍微有些触动,但如果可以的话路明非还是想这条龙类说些更有价值的信息而不是漂亮话,就比如换成芬格尔兄弟要是他哪天战斗重伤躺在自个面前一个有价值的信息都不说就在那叭叭各种漂亮废话,不管他是不是要死了自个肯定都会这货先来上一巴掌。

        栈桥上,零呆呆地看着下面黑龙头颅无力地垂下,心里好像缺失了一大块。她伸出手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祈祷它能得到永恒的安眠。

        ……

        芬格尔拖来了一卷足有几十米长的粗绳,将路明非从下边给拉了上来,一边拉还一边说“团长你刚才下去得有多帅气我这下就得有多费力”。

        “那家伙到底是谁?初代种龙王?”楚天骄问他道,“我听他那话的意思,大概是想驱虎吞狼,借我们的手去除掉咱们路上对他不利的某些东西?”

        “我中文不算精通,这词听起来像是在夸我们,”芬格尔举手发言,“那问题来了,谁是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