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恐怖灵异 - 苍穹都市的超能力者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围城

第二十五章 围城

        苍穹都市的超能力者超能力者与无常法使第二十五章围城神京市民的呓语似有着力量,那力量正坚决地抹消公孙策的存在,使他的行动变得虚浮。这诡异的一幕竟让公孙策有了一丝熟悉感,他立刻想起了这感触的来源:

        那是在实音之州的夜晚,因司徒弈的陷阱而对自身存在产生怀疑的绮罗,就陷入了这等幽灵似的虚弱境地。

        他又想起了死而复生的瑟薇丝,想起了扭曲恶化的国王莫顿,过去曾亲眼目睹的一幕幕在此刻化作确信无疑的结论。被引导的人心具有强大的力量,那隐藏在帝都暗面的情报系统无疑也拥有类似的能力,而现在那诡异的系统被秩序王利用了,往常用于护佑一国的伟力压在了他一人的肩膀上!

        城里的每一家每一户都亮起了灯光,本应与超自然现象无关的平民们走上街道,追随着他的步伐。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平安喜乐的笑容,数十万笑声叠加在一起却诡异如群鸦哀鸣,令人不寒而粟。

        公孙策飞快绕过神京城的闹市区,前往人烟罕至的郊外,他已经想清楚了这诡异系统的原理。

        “怪不得要隔绝超自然现象的情报……核心是在于让民众‘相信’吗。相信这世界上没有异常能力,于是‘不存在’的力量就会被人心削弱,实在境界的存在才得以稳固!”

        “回答正确,这就是文明战线的前身,灵央皇帝亲手设立的帝国基石,护佑国土的隐秘律法!”蓝先生倒退着飞在他的后方,向灯火中的人群伸手,“看啊,朋友!多么宏伟而壮观的军势!你们帝国最推崇集体的伟力,而此时此刻你真正体会到了人心的力量。如此多的心灵足以连为浩瀚的海洋。纵使强大如创界法使,也终将被群体的汪洋淹没。”

        都市中的灯火被远远抛在后头,公孙策心中越发焦躁。他找不到严契,那个混账画家似乎被人海淹没了,何处都看不到他的踪迹。他打算暂且前往黑暗的郊外寻找空隙,隐秘律法的力量由人心决定,少有人至的地方就是系统的弱点。

        “有闲心说废话不如帮我想想办法。”公孙策咂嘴

        “你都想出方案了还要我做什么呢?”蓝先生摊手,“可以附赠的消息是秩序王钻了个小小的空子,现实中的帝都没法搞这一套……不过那边一样也忙得焦头烂额就是了。先分力量去支援是个绝佳的选择,相信伱的直觉,大胆尝试!”

        这蓝发的混账说是支援却只讲些不咸不淡的话,活像个恶劣的看客。而公孙策反而放松了些许,他了解平等王的性格,这个主张公平的奇葩往往帮助弱者打压强者。平等王没有实际行动就代表当前尚有胜算,如果这人真要下场,那才证明局势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可平等王眼中的“无可挽回”会是什么程度?公孙策不愿去想……他只知道自己一定要以最快时间赶回现实。

        两人的谈话发生在瞬息之间,一个呼吸的功夫公孙策来到神京城高高的城墙上,他本欲飞向郊外黑暗的旷野,却忽然停下了行动。

        根本就没有旷野,没有车道,更没有任何人类活动的踪迹。城墙之外唯有深沉的黑暗,那是将空间本身都吞噬消磨的,绝对的虚无。

        在他停下动作的这个瞬间,虚无的力量仍侵蚀着光亮,土地与天空被黑色寸寸侵蚀,整个虚拟历史的世界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坏,像是画师以墨水涂抹画布上的风景!

        “啊哦……有点麻烦了朋友。”蓝先生叹气,“那小家子气的混账将空间封锁了。再这样下去你会被格式化抹消的。”

        公孙策无言转身,他看到了灯光下照出疯狂的人海。整座神京城的居民都正向这片城墙走来,数以百万的人群显示出了惊人的一致性。没有人喧哗,没有人推搡,人人的动作都如机械般精密,他们微笑着仰头望向灰发的青年,向他传达来自幕后的冷漠通告:

        “永光历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神京城中没有名为‘公孙策’的超能力者。”

        寂静的力量不起效果,纵使隔绝了声音他也无法静止人们的心灵。人心之力化作无可抗拒的裁决,削减着公孙策的存在根基。许久未体验过的虚弱感瞬间来袭,仿佛有上亿只毒虫在心中振翅,令公孙策难以维持思绪。

        理性接近崩溃,思想将要断裂,汹涌狂暴的信息流冲刷着他的心灵,再这样下去连释放显现法都做不到。公孙策立刻做出判断,他并指成刀刺向自己的心口。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他要冒风险拔出终末剑,强行击溃秩序王的陷阱!

        “——现向超甲级离序因子‘公孙策’,传达梵定界时空统合中枢之验算结果。”

        突如其来的人声传遍都城,那声音自无尽黑夜深处准确传达到公孙策的耳畔,像一道冰冷淡漠的雷霆。

        “其一。终末剑·寂星劫的解放,将导致超甲级离序因子‘寂静王’在实在界完全降临。如无特殊对策,预测实在界破坏率将超越十分之九,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生物将在一秒钟内灭亡。”

        公孙策的右手僵在了胸前。他缓缓将手伸出,如过去驱逐雾气那样将掌心对准了聒噪的人群,镜片下的金瞳阴冷而暴戾。

        “其二。唯一历史系统的崩溃,将导致大量信息残余涌向实在界,引发广范围记忆同步现象。屏蔽隐秘律法系统攻击需抹消四千万以上模拟生命,预计在系统崩溃后将同步引发三千五百万以上的智慧生命死亡。”

        “验算结果传达完毕,以上。”

        淡漠的声音离去了,公孙策身处在铺天盖地的笑声中。一张张欢笑的人脸在他眼中变化为赤红的血液,他感觉自己像是一片浮萍在飘浮在地狱的血海中,血色的浪头带着生命的重量涌来,四方涛声如哭嚎哀鸣,向前向后均是滔天杀伐。

        “要快想个好点子出来啊,朋友。”蓝先生轻声说,“否则,我就不得不帮你了。”

        ·

        现代,神京城。

        年末的庆祝活动如火如荼,城中处处可见美丽的灯光。历代皇帝的花灯立在城中各处,路过的市民们纷纷双手合十,祈福帝皇护佑。这多灾多难的一年终于要过去了,人们感叹着一年中发生的种种大事,希望今宵的灯光能够一扫阴霾。

        橙红色的加长轿车在这和乐融融的一日来到了神京城前,夜幕下的灯光照亮了司机长长的胡须。虹翼卿塞莱斯特·哈德良率先下车,脱下脏兮兮的机车马甲,换上一身华贵的天蓝色长袍。

        “到地方了,朋友们。”老人愉快地说,“你们将要何去何从?”

        “唔,我要去打架。”秦暝说。

        “我要去皇宫了结一切,趁现在还来得及。”隐律主低声说。

        一旁的司机看到这打扮样貌各不相同的三人并肩站在一起,心想他们可能是萍水相逢的过客,因为进城的拥堵而下车闲聊。没人想象得到他们一起旅行了近三个月,没人想象得到这些奇怪的人们将要做出何等的狂行。

        “这样吗……我的时间不多了,现在就得快些动手。”虹翼卿说,“看来我们要就此分别了。”

        “你的车开得不错。”秦暝向他挥手,“再见。”

        “再见,亦或永别。”隐律主点头。

        秦暝轻点地面,似鸟儿般轻盈地跃向神京城中。一旁的司机看得惊呆了,他不敢置信地探出脑袋,见到赤发的魁梧男人负起双手,喝声炸响如平地惊雷。

        “散!”

        数百辆汽车被音浪吹得飞起,水泄不通的大道一瞬清空。被卷起的人们惊愕的说不出话来,他们看到火红色的音障冲破古老的城门,一块块砖石被巨力掀翻碾碎。刹那间帝国的都城门户大开,赤发男人的身前再无任何事物阻拦。

        隐律主踏上空旷宽敞的大道走入都城,凡他所到之处均如城门前方一样敞亮。没有人能够接近他的身侧,没有事物能挡在他的前方,他平缓地走向帝都中心的皇宫,威严如亘古前归来的君王。

        “这世界真是奇妙,他还能活上不知几万亿年,却比我这不剩半天好活的老东西要急得多了。”虹翼卿悠悠摸着胡子,“你不这样想吗,断罪之枪?”

        特工威尔无声出现在老人面前,他仍穿着风衣手持圣枪,面上带着掩不住的倦色。虹翼卿很同情地笑笑:“看来你们打算先争取情报,很明智的选择。我不打算对你藏私……也希望你们能看到最后。”

        “登临神域,遍历万象。奇相·创界。万神殿·炽虹天国。”

        近乎透明的羽翼自老人的背后伸展,奇形的光翼上流转七色光华,绚丽得像是蝴蝶的翅膀。变化多端的瑰丽世界自虹光中生出,朵朵白云间生出奇绝的山脉,山中自有花园与殿堂,身负羽翼的天使们于神山上劳作,仿若来到了神话中尊贵神圣的天上。这样的天堂共有七层,层层嵌套着构成瑰丽的彩虹。

        特工威尔将断罪之枪插入云层固定身体,他的荒相·创界正变得如幻影般稀薄。这是此前从未有过的现象,他的创界法分明延伸了却无法造成影响,像是被敌人那宏伟的世界“同化”了!

        “塞莱斯特·哈德良,你果然是创界巅峰。”

        “我以为你们早就猜到了,不是吗?”哈德良微笑,“影子,你的工作。”

        老人的影子自地上浮起,变作绅士打扮的净炼先生。他叹息着拿出一册羊皮卷,卷上封有七个七色的烙印。

        “善人们啊,欢欣鼓舞吧;恶人们啊,哀叹悲鸣吧;终焉之时已近,神之宣告来临——七印裁决·终焉启示录。”

        “揭开第一印的时候,我看到天上流下硫磺与烈火。赤色的天使飞离神山,有战旗与冠冕赐予它,令他率领天界的神军。它便出来,胜了又要胜。”

        净炼先生揭掉第一个赤色烙印,天空顿时被异常浑浊的色彩占据。刺鼻难闻的硫磺如海浪般降下,狂躁的烈焰烧灼白云。七重天堂中有赤色的天使飞起,披战甲持战旗与威尔交战。它的身后是鲜艳如火的天界神军。

        数以百万的军团将城市完全包围,硫磺与烈火的天灾涌向大地,欢庆的气氛荡然无存,宛若神使吹响终焉的号角,命中注定的末日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