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画魂公主在线阅读 - 五十章 瘟疫来了皇城乱了 2

五十章 瘟疫来了皇城乱了 2

        叶靖他们走上了皇城的街道,这才看见主街上不是一般的乱。不论大药铺小药铺,门前诊病的人都排着长队。

        被搀扶着的人都不停的咳嗽    ,还有被门板抬着来看病的。药铺里的坐堂大夫,抓药的伙计都忙得不可开交。除了药铺,别的铺子都冷冷清清的没有生意可做。街上除了看病的,几乎没有闲逛的。

        “靖少爷,前几天戒严就听说很多人都病了,老百姓被要求不要声张。没想到得病的人这么多,你们山庄那边还好吧?”小食铺的婶子慌张的说到。

        “婶子,我们山庄前几天就已经发现有同时病倒的人。我姐姐她们免费发放预防的药汤,已经得病的人也及时的给治愈了。现在山庄里没有人生病,如果不是情况特殊。我姐姐她们也不会允许山庄里的人出庄子。”

        “靖少爷,听杂货铺掌柜的说你姐姐做了山庄的庄主。你姐姐一定是个能干的小姐。”

        “那是当然了,我姐姐可聪明了。我们戴的口罩就是我姐姐琢磨出来的,我姐说口罩能更好的掩住口鼻隔绝病菌。”

        “嗯,戴着面巾四下漏风病气也会吸进肚子里。哎,往这边拐前面就是管铺子的衙门。”

        街面上很乱衙门门前还算平静,叶靖他们出来的早,这功夫前面才有两个人再办手续,很快的就轮到叶靖他们了。

        “made,没来点卯的是不是都得病了?就剩下我们俩早饭还没吃的,后面的等着我们吃饭去。”官差不耐烦的说到。

        “官爷叔叔再辛苦一会儿,把我们的手续办好了再去吃饭。”叶靖把铺子的地契放到了官差的桌子上,下面压着一小块碎银子露出了一点点。两个官差互相看了一眼,立刻就不喊饿了。

        “小少爷挺会办事儿啊    ,这开门就是忙,偏偏又病倒了几个。小少爷办完了手续也赶紧出城吧,城里病倒了一大片,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不准出不准进了。”两个官差手脚麻利的重新写了一个地契,旧的存档新的盖章。一面还小声的提醒到。

        “谢谢官差叔叔提醒,我们办完了手续马上出城回家。”    叶靖小嘴巴甜甜的说到。

        更名存档盖章一气呵成,叶靖把地契揣进自己的怀里时    ,心里是满满的成就感。走出了衙门才看见后面办手续的人已经排成了排,而那两个官差已经去吃饭了。

        “靖少爷,你干嘛要给他们银子,我们也不着急。”

        “婶子,街上那么多病人都是咳嗽没劲儿叫人搀扶着,有那么多都是被抬着来看病的。这跟我们山庄里人得的病是一个症状,山庄里的老郎中说不是什么好病。这几天你们就留在我们院子里跟我奶奶学习,做带馅儿的面食。等这场病过去了我们的铺子在开张。”

        “靖    少爷,婶子去买些东西,第1次去你们家总不能空着手啊。”

        “婶子    ,靖儿谢谢你。婶子有心就以后好好经营面食铺子,你什么都不用给我们买。”

        叶靖他们回到小食铺的时候,小食铺的大门已经关上。小姐姐领着一个小男孩正等在杂货铺子里。杂货铺里也冷清清的没有一个客人。

        “柜爷爷    ,赶快上门板,这几天杂货铺也关门不营业。如果你们想回乡下过年就现在出城,留在这里也不要随便出去。”

        “大少爷,外面得病的人真是瘟疫吗?戒严那几天就有人私下里议论着,但朝廷不准百姓声张。没想到一解禁就这么严重。我们是要回乡下过年的,但总要准备些东西才能回去呀。”

        “柜爷爷,你们留在城里小心一些。婶子    ,我们这就出城。”

        坐上了马车,婶子还在埋怨自己的闺女:“你这孩子咋这么急呀?怎么的也得多收拾几件衣服带上。”

        “娘,街上都乱成啥样了,弟弟才几岁万一给染上了病气怎么办?这场病不是什么好病,我以前听爹说过,朝廷遇上瘟疫那就是封城。到时候我们孤儿寡母的日子就更难过了。靖少爷,小姐姐我会做饭会洗衣不会白吃你家饭的。”

        “小姐姐,你说的啥话呀?本来也是去我家学习面食的手艺,如果不是赶上皇城闹瘟疫,我就会叫奶奶来皇城铺子里教你们。真要那样我奶奶岂不是白吃你家饭了。小柱子,再把车赶得快一点。”

        “大少爷,你们刚才进衙门办手续的时候,我听街上的人议论着,朝堂上已经在商讨瘟疫的事情了。宫里的御医们也正在一起研究药方子呢。”

        “希望这场瘟疫快点过去,本来还想在过年之前新铺子就开始卖带馅儿的面食。不知道这场瘟疫,会不会影响我们铺子开张。”

        “靖少爷,什么是带馅儿的面食?”小食铺的婶子正问到这里,后面街上就来了一队官兵。一面在街上跑着一面大声的喊叫到。

        “皇城戒严,没病的人不准随便上街。已经得病的人不准离开药铺随便回家。”

        “啥?怎么刚解禁又要戒严,不上街买东西日子怎么过?”

        “病人都留在药铺怎么行    ,就算是医馆也没有多大的地方叫他们住啊。”

        “都出去都出去,药铺关门不诊病了。”

        “都不许乱,谁再在街上大声喧哗,统统抓进衙门。”

        街上的骚乱还没结束,又有一队人马从皇宫里跑出来。马蹄声伴随着骑马人的吆喝声。

        “能自己走的马上回家,不能自己走的原地放下……”

        “小柱子,再把车赶快点。”叶靖催促到。

        城门那边还没得到消息,进城的马车还排着一长溜。出城的人少的可以忽略不计,叶靖他们的马车刚刚离开城门口。又有一队骑马的朝廷兵向着城门跑来。人还没到城门口,就敲着铜锣大声的喊到。

        “皇城闹了瘟疫,马上关闭城门不出不进。”锣声和喊声传到了城门口,城门口瞬间就乱了起来。还有很多人跟着骑马的官兵跑向城门口。

        几个守城门的朝廷兵马上驱赶着正堵在城门口的马车和人    ,准备关上城门厚重的大门。这功夫骑马的朝廷兵到了城门下,拿出一纸公文跟守城兵交涉着。还有城里冲出来的老老少少    ,脚步不停的往城外跑。城门口官差大声的喊叫,出城人不顾一切的拥挤。

        朝廷兵挥动着马鞭,最后拿出了长剑,城门口的人硬生生的被驱赶开来。城门也终于关上了,城门里外都是叫喊声。

        叶靖他们的马车一刻不停的往山庄里跑去。城门口的情形,几个人看的一清二楚。

        “靖少爷,多亏听了你的话,要不然我们就被关在了皇城里出不来了。没想到你小小的年纪想事情就这么周到。婶子我对新铺子充满了希望啊。”

        “娘,这下你不会埋怨我了吧?什么事能比性命重要,爹当初要不是为了那几个吃饭不给钱的人,也不会在乱战中被杀了。”小姐姐搂着五六岁大的弟弟说到。

        爹,我看见爹了。”小男孩一直不怎么说话,这会儿接过来说了一句。

        “儿子,你胡说些啥呀?你爹死的冤屈,在那边寂寞也不会来找你    ,你可是我们家唯一的根。当家的,你是不是怪我卖了小食铺…”婶子絮絮叨叨的说着。

        “饼子婶儿,这大白天的你叨叨的人瘆得慌。小弟弟怕是生病了吧,前几次我跟少爷去皇城的时候,他还跟在我俩后面玩儿呢。”赶车的小柱子说了一嘴。小食铺的婶子一听更慌张起来。

        “儿子你哪不舒服跟娘说。你可不能病啊,你是我们家的根儿。”

        “娘,我累,    我冷。”

        “小柱子,马车再赶快点,回到了山庄叫我姐给小弟弟看看。”

        “大少爷,咱这就一匹马拉的车已经最快了。”

        玉清还守在山庄门口,山庄门口有一大桶药草泡出来的消毒水。花莲花巧儿和几个乞丐兵都正准备着呢。叶靖的马车离这老远,就看到敞开的庄门。

        “姐,皇城里封城了不许进也不许出。”

        “大小姐    ,隔壁铺子里的小弟弟好像是生病了。”叶靖和小柱子说话的功夫马车就跑到了山庄。

        “别着急,都下来消过毒再进山庄。婶子你抱着小弟弟过来,本庄主看看他是不是病了。”

        “姐,皇城里又乱了,很多人都得了瘟疫病。杂货铺里的爷爷和伙计准备收拾些东西再回乡下,没想到城门就关闭了。姐,我花了半两银子才叫官差给我们办好了过户手续    ,紧赶慢赶算是跑出了城门…”叶靖看着姐姐给小弟弟诊病,一面说着皇城里的情形。

        “婶子,弟弟是染了病,但不算严重。这一包小药丸每次吃三粒每天吃三次,吃两三天的样子差不多就能好了。靖儿    ,你带婶子她们去六院儿。姐这里有事情,晚上回去我们再说别的。”

        这功夫山庄外面的官道上经过的马车匆匆忙忙,路过的人慌慌张张。玉清无可奈何地看着从皇城里回来的人,在心里感叹山庄这边乡下那里怕是也要闹瘟疫了。无论古代还是现代,家从来都是温暖的港湾。但对疾病的认知,古代和现代却有着天差地别的距离。

        玉清带着人一直在山庄门口等到了下午,去皇城的女人们只回来了几个    ,还有一大部分被关在了皇城里。

        “庄主小姐,我们这淋了消毒的水,是不是就已经没事儿了?”一个从皇城里侥幸跑出来的婶子问到。

        “婶子,你回去尽量别跟别人接触。稍晚些本庄主会去你们的院子给你再检查一遍。花莲    ,把回来的所有人的信息记下来。鬼四    ,关上山庄的大门只留一个小门,别忘了每个回庄子的人都要严格的消毒。有外面的人来庄子走亲戚一律等本庄主诊断过后才允许进庄。”玉清严肃的吩咐到。

        “等等我老头子,我逃出皇城了。”老郎中气喘吁吁的一边跑一边喊到。

        “师傅,你进皇城了吗?”玉清问着。

        “庄主徒弟,我进皇城了但我没被过上病气。该消毒你们就消毒,晚一会儿师傅找你有话说。”跑到山庄门口老郎中气儿都喘不匀了,如果不是为了这个宝贝徒弟,他才不钻狗洞回来呢。

        一直到天黑,像老郎中一样从城墙破洞里钻出来的人    ,陆陆续续的又回来了几个人。去乡下的采买过年东西的有几个人还没有回来。

        “师傅,去乡下没回来的都是三院儿的女人,去皇城没回来的有庶出那片和旁支那片的几个女人。刚才鬼五和鬼六去官道上看了看    ,官道上巡逻的朝廷兵增加了。奴婢想就算这功夫她们想回来也不容易了。”花莲一直守在庄门口,这功夫回来跟玉清说到。

        “你赶紧去吃饭顺便歇一会儿,然后跟本庄主去看看那些回来的人。”

        “玉清庄主,我想回三院儿看看    ,我娘她们一个都没有回来。剩下的都是孩子这会儿不一定怎么闹腾呢?”叶璇担忧的说。

        “那就赶紧回去吧,山庄里暂时也没有什么事了。珍儿,你也回去看看你娘她们,从皇城里回来应该都被吓到了。”

        “庄主小姐,山庄里没回来的人又被朝廷兵给抓了。这一次他们不要银子赎人,要我们准备10天的粮食和干菜,这是具体的数量。”守门的鬼七拿着朝廷的公文跑回来跟玉清她们说着。

        “玉清庄主,我娘和姨娘都在名单上了,还有庶出的两个大嫂子,这里的几个婶子伯娘是旁支那一片儿的。”

        “是啊,这又有20来个人被朝廷抓了。每人每天5斤粮食二斤干菜    ,这不是趁机收刮百姓。她们能吃了那么多吗?”

        “    玉清庄主,这可是小1000斤粮食200斤干菜。我们山庄里哪有那么多储备。”

        “珍儿    ,这一次是山庄的大事,山庄里暂时拿不出粮食和那么多干菜。就发动各家各院儿有粮出粮有菜出菜,还不足的山庄里想办法。明天早晨一定凑足粮食和干菜,不能叫我们的人在那边挨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