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恐怖灵异 - 斗破:重生紫晶翼狮王,多子多福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鹫护法现身!(七千字大章)

第八十一章鹫护法现身!(七千字大章)

        “什么?云箭居然被击毁了!”

        看着天空中那片被炸开的真空地带,云山脸上顿时一阵惊愕。

        刚才那支云箭,可是他汇聚了此地全部云岚宗强者的能量发出的最强攻击。

        即便是他自己硬接,恐怕都要吃点小亏。

        要是陆川只是单纯的将之躲避开,云山心里还能接受。

        但是,那云箭居然是被陆川正面抵挡下来,而且还是如此的轻松。

        这顿时让云山心中有些难以接受。

        这也就是说,对方的实力,可能远在他之上。

        这让云山心中顿时一沉,脸色有些难看。

        不过,想到背后的那位强者,云山又冷静了下来。

        与此同时,云海下方的山林之中,众多来此的云岚宗长老,弟子。

        此刻看着陆川轻而易举便破了他们合力一击,也是一个个面露惊骇。

        他们没想到,天空中的化形魔兽强者居然有着这样恐怖的实力。

        这还怎么打?

        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云山,如今他们也只能寄希望于这位老宗主了。

        “想不到云山这老家伙使用云烟覆日阵都没能从那化形强者手中讨到好处!”

        在云箭溃散之时,距离此地十数里之外的一棵巨树之上,一道麻袍身影的眼中也是露着浓浓的惊骇之色。

        此人正是那皇室的守护者,加刑天。

        云岚宗如此大规模的行动,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

        因此,加刑天几乎是一路尾随至了魔兽山脉。

        此刻,在见到陆川展露出来的超强实力之后,加刑天虽然表现得有些惊骇,但是很快,他的心中便是涌起一股喜色。

        “希望这化形魔兽强者能够将云山老家伙葬送于此……”

        加刑天心中有些期待起来。

        云岚宗乃是加玛帝国公认的最强势力,在帝国中的地位无比崇高,更是无数人心目中的修行圣地。

        但一山不容二虎!

        作为加玛帝国的主人,加玛皇室一直视云岚宗为眼中钉,恨不得拔之而后快。

        但云岚宗实力强大,斗王强者众多,更有已经突破斗皇境界的云韵。

        而最让皇室忌惮的,还是已经闭关多年的云山。

        正是因为如此,这么多年来,皇室一直不敢轻举妄动。

        这两大势力,虽然暗中经常发生摩擦,但表面上看上去却是风平浪静,井水不犯河水。

        似乎默认了平分天下的局面。

        但事实上,这两个庞然大物,都在暗中较劲。

        但加玛帝国一直对云岚宗严加提防。

        从云岚宗山脚下,那驻守的十万军队便足以看出。

        连云岚宗内,也被皇室安插了不少的探子,监视着云岚宗内的一举一动。

        不然皇室也不会这么快得知云山出关的消息。

        若是这次云山陨落在这魔兽山脉中,云韵又被困。

        那整个云岚宗,还有谁能够抵抗皇室的力量?

        想到这里,加刑天看着上空的大战,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打吧,最好是两败俱伤!

        让我皇室渔翁得利!

        ……

        此刻,遥遥天空之上,陆川在随手一击毁掉那云山射出的云箭之后,手掌再次一翻,一道紫色劲气直接朝着云山打去。

        感受着那自天空暴射而来的恐怖劲气,云山顿时脸色一变,旋即双手急忙舞动。

        周围的云海也是随着云山手上的动作,瞬间波动了起来,一股股云白色能量升腾而起,在云山头顶上方不断缭绕。

        仅仅是眨眼时间,便是构筑成了一道宽长都有五米左右的云白色盾牌。

        云色盾牌表面毫光若隐若现,看上去宛如实质,极为坚固。

        在这云色盾牌被云山祭出之后,周围的云海,也是淡薄了许多,显然,这个云盾,消耗了云海之中极其庞大的能量。

        “彭!”

        只是,这一面看起来坚固无比的盾牌,在陆川打出的那道恐怖劲气刚刚撞上来时,便是直接粉碎。

        盾牌之后的云山,也是被那能量冲击所波及,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旋即,他的身体被震得朝地面坠落而去。

        随着云山的身体脱离空中,那片弥漫天际的云海,逐渐的变得淡薄,到得最后,竟然是完全化为一片虚无,消失不见。

        而随着云海的消散,山林之中,众位支撑大阵的云岚宗长老脸色也是浮现一抹苍白,手掌捂着胸口,一道道蕴含着痛楚的闷哼声,从他们的喉咙里传出来。

        与众位长老的脸色相比,山林之中那些为云海添注了一份力量的云岚宗弟子们,则是要显得更为凄惨一点。

        不少实力较弱的云岚宗弟子,当场便是一口鲜血喷出,旋即脸色惨白的昏厥了过去。

        一些实力较强的云岚宗弟子,倒是强行抗了过来,只不过,那萎靡的神色,让得人知道,云烟覆日阵被破,让他们也受到了极大的牵连。

        陆川随意一击之下,几乎是将来此的所有云岚宗强者,搞得陷入了一种瘫痪状态。

        化形魔兽的实力,居然恐怖如斯!

        一瞬间,整个云岚宗上下,脸上皆是露出惊惧之色。

        “轰!”

        云山被轰下天空,然后重重的砸落在山林之中,顿时,土屑飞射,一道道巨大的裂缝,从云山落地之处蔓延而开。

        这些裂缝之大,甚至到了那些云岚宗弟子不得不起身躲避的地步。

        虚立天空,陆川淡淡的看了一眼那化为一片狼藉的山林,并未继续出手,而是微微转身,看向天空另一边。

        在天空的另一边,一道青色光团,正全速的向着这边赶来。

        “要不是看在韵儿的面子上,早就送你这老家伙升天了。”

        陆川瞥了一眼云山,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以他现在的实力,杀了云山等人,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

        但云山一死,云韵定然会很伤心。

        想到云韵怀了自己的骨肉,这段时间又为他付出了这么多。

        陆川真的不想看到她失望的眼神。

        ……

        “什么情况?”

        “云烟覆日阵居然这么快被破掉了?”

        处于云岚宗众人和陆川洞府的中间地域,正领着两名斗皇强者急行中的古河听到动静,回头一瞥间,顿时,一双眼睛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陆川的实力,再次超出了古河的预料,他没有想到,集斗宗强者云山和数百云岚宗强者之力,居然都无法抵挡住陆川。

        “云山居然败了,那化形魔兽居然恐怖至此!”

        “古河,今日之事,看来已不可为,我等告辞!”

        这一刻,古河所带来的那两名斗皇强者心中也是升起一丝恐惧,他们两个之所以会答应来此,是因为云岚宗有着云山这个斗宗强者在。

        现如今,云山已经落败,他们哪里还敢在此逗留,在向着古河拱手之后,二人便是快速转身,打算从侧面逃离此地。

        “该死的,这两个贪生怕死之徒!”

        看着这两人在此关键时刻打算逃离,古河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就在此时,古河三人所在的天空之上,突然响起一道急促的破风声。

        闻声,古河猛地抬头一看,恰好看见了飞行在天空中的那道有着青色斗气双翼的倩影。

        “是云韵!”

        “太好了,云韵居然从那洞府出来了!”

        看清楚了天空中的人影,古河的脸上顿时露着狂喜之色。

        “云韵,我是来带你离开这里的……”

        下一刻,古河扯开嗓子,向着天空中大喊了一声。

        “唳!”

        只不过,等待着古河的,并不是云韵的回应,而是一道尖利啸声。

        紧接着,一头金色的庞然大物出现在了这片天空之上,其身旁的天空中,还有着两名身体一实一虚的白发老者。

        其中,那身体略微虚幻的老者,更是没有使用斗气之翼,就这般直接立于天空,浑身散发着一股庞大气势。

        金翎雕停靠在这片山林上空,一阵飓风袭来,让得下方的树木都是剧烈的摇晃着。

        “古河,你不是说,除了那化形魔兽之外,就只有一头六阶魔兽了吗,这两人是怎么回事?”

        随着金翎雕,药尘,海波东三者的到来,那两名想要逃离的斗皇强者面色顿时一阵苍白,随即大声质问起了古河。

        “这个……古某也不清楚!”

        此刻的古河脸色也是一片阴沉,他确实是没想到,陆川的地盘上,居然还会有着两名人类强者坐镇守护,其中一人还很有可能是一名斗宗强者。

        “古河,你个混蛋,这次你可把我们二人害惨了!”

        “居然隐瞒了这样的两位强者,你真是该死啊!”

        听到古河这样的回答,黄袍老者和那绿袍人的眼中都是露着一抹怨毒,恨不得现在就出手将古河撕得粉碎。

        “敢擅闯大人洞府,你们三人的胆子是真的大!”

        金翎雕的身旁,药尘那苍老的话音缓缓落下,话音之中,充满着愤怒和杀意。

        “老家伙,那下面的人好像和大夫人所在宗门有关,要杀的话,还是请示下大人比较好!”

        金翎雕巨大的瞳孔注视着古河,想到了什么,随后张开嘴,吐出一道尖锐的人声。

        “哦?原来是大夫人宗门的人?”

        听到金翎雕的话,药尘的目光微眯,心中暗叹这傻雕终于是聪明了一回。

        “既然这样,那就先将他们三人全部抓起来吧!”

        药尘沉声道。

        “前辈明鉴,此事和我们二人无关,都是这古河欺骗我们二人来此的,还望前辈能够让我们二人离去!”

        听到天空之上药尘和金翎雕的对话,黄袍老者急忙解释道。

        “古河?难道是加玛帝国的六品炼药师,丹王古河不成?”

        听到那黄袍老者的话,海波东脸上略微有些诧异,不过并未有什么反应,毕竟他现在可是连八品炼药师都见过。

        “有什么话,待会再说吧……海波东,那古河就交给你了!动手!”

        药尘这边,根本就听不进那黄袍老者的狗屁解释,语气淡漠的说了一句之后,他的身形便是飙射而下,打算生擒那黄袍老者。

        金翎雕也将另外一名斗皇强者列为抓捕目标。

        “古河……随老夫回去吧!”

        见到药尘和金翎雕已经开始行动,海波东也不得不将目标放到了古河身上。

        双方各有三人,但是实力差距太过巨大,战斗基本上是呈现一边倒的趋势……

        “这股气息……好熟悉的样子……似乎是,海波东?”

        在药尘,海波东,金翎雕三人抓捕古河三人之时,另外一个方向观战的加刑天眼中突然露着疑惑之色。

        加刑天和海波东算是老相识,当年交手数次,对于海波东战斗之时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他极为熟悉,此刻心中很是确定,那边的战团之中,其中一人就是消失已久的冰皇海波东。

        “那老家伙居然没死……他不是被美杜莎女王给……怎么又到了这魔兽山脉来的呢……还有,另外那两道陌生的强者气息又是谁呢?”

        加刑天的心中快速的思索着,今天这短短时间内,他所感应到的强者气息实在是太多,让他嗅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

        在加刑天看来,海波东当年展现出来的天赋可是比他自己还要强上许多,一手诡异的寒冰斗气,越级作战不在话下,这么多年过去,不知道修为到了哪一步,就算是没有到斗宗,也应该是到了高阶斗皇。

        而海波东又是帝都三大家族之一的米特尔家族太上长老,因此,加刑天担心,海波东这次回归,要是在帝都里面搞风搞雨,将会对皇室造成巨大的威胁。

        “好强,好纯粹的灵魂气息,而且,这灵魂气息,似乎是还有些熟悉的感觉,会是谁呢?”

        “看来这次还能有意外收获。”

        “桀桀桀……”

        于此同时,云山等人和陆川遭遇的山林之侧,一团阴森森的诡异黑雾之中,也是泛起了一道低喃之声。

        ……

        一片狼藉的山林中,云山缓缓的从那巨大深坑中爬起,披头散发的模样,看起来很是狼狈。

        “太好了,老宗主没死!”

        看到云山从那深坑中出来,云岚宗那些长老们一个个心中都是松了一口气。

        现如今,云韵被俘,云山就是他们云岚宗最后的希望,要是折损在此,云岚宗在加玛帝国的地位将会一落千丈。

        从深坑之中出来的云山,此刻眼中神色十分凝重,陆川的强大,远远超出了他的预估,而且,他能够感应到不远处,药尘,金翎雕,海波东几人发出的战斗气息。

        “川哥!”

        就在这时,一道焦急的呼喊声从天际传来。

        旋即,云山,以及众多云岚宗之人便是见到,一道青色光团,快速的来到了陆川身边。

        青色光团来到这里,光芒逐渐消退一些,显现出来里面的人影。

        出现在陆川身边的,是一名有着青色斗气双翼的绝美女子。

        女子身着金色镶紫锦袍,三千青丝,被挽成凤凰长鸣之状,隐隐透着一分难以掩饰的高贵,不过,此刻她那张绝色脸庞上,却是带着一股浓浓的忧虑之色。

        “云韵?”

        看到天空上赶过来的女子,云山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诧异。

        尤其是,当他看见那女子微微隆起的肚子时,眼中的惊讶简直到了极点。

        “呼……幸好……”

        云韵急速赶过来之后,看了一眼下方,发现云岚宗并未有人死去,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川哥……谢谢你手下留情……”

        此刻的云韵,根本就没空在意云山的目光,而是转头看向陆川,目光之中流露着感激之意。

        她心中非常清楚,以陆川的实力,若是想杀云山等人,翻掌之间便能做到,现在能够有这种局面,已经是陆川极力控制的结果,要不然的话,恐怕现在云岚宗来的人已经没有一个活口了。

        “韵儿,这是你宗门来的人,你自己处理吧!”

        陆川轻点了点头,柔声道。

        “嗯!”

        闻言,云韵也是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看向云山一行人。

        “老师,你先带着宗门的人回去吧……徒儿是自愿留在川哥这里的,等徒儿生下孩子,到时候再回宗门看望您老!”

        云韵对着下方的云山缓缓开口道,她对自己怀孕的事情没有丝毫遮掩,坦然告知。

        “生下孩子……”

        听到云韵的话,云山心中气极,皱着眉头怒喝道:“云韵,你是说你肚子里已经怀了这魔兽的种?”

        “什么情况,宗主居然怀有身孕了?”

        “而且怀的还是这魔兽的!”

        周围的云岚宗长老和弟子此刻也是有些傻眼,他们没有想到,自己的宗主居然会怀了一头魔兽的子嗣,并且还心甘情愿的要生下来。

        “不错……老师,我和川哥是两情相悦,您就不用担心此事了,为了宗门弟子的安危,您还是带他们回去吧!”

        面对云山和一众云岚宗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云韵虽然有些难为情。

        但看了一眼身旁的陆川,云韵眼中露出坚定之色,随后对着云山点了点头,继续解释道。

        “你这个逆徒……”

        再次得到云韵的确认,云山心中的怒意几乎是到了极点。

        在他看来,云韵乃是他自己亲自挑选的云岚宗接班人,可是现如今却甘愿留在魔兽山脉为一头魔兽传宗接代,这要是传出去,他云山的脸面,乃至整个云岚宗的脸面都要丢尽了。

        “云韵,你可真是丢尽了我云岚宗的脸,今天不论如何,你都要随我回去……云岚宗,不能成为天下人的笑料!”

        云山脸色阴沉的盯着云韵,堂堂云岚宗宗主,居然委身于一头魔兽,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老师,请恕弟子无法从命,等弟子生下孩子后,定会回宗向老师请罪。”

        看着愤怒的云山,云韵心中虽然也是极其难受,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抗命。

        “好好好!”

        “既然如此,那就休怪为师无情了!”

        看到云韵的表现,云山的脸庞一阵扭曲,旋即手掌一拍,对着某个方向大喊道:“鹫护法,还请你现身助我一臂之力!”

        随着云山的声音落下,这片山林的后方,突然铺天盖地的涌出大股黑雾,这些黑雾迅速在天际凝聚,最后化为一团丈许宽长的深邃色雾团。

        望着那涌现的黑色雾气,陆川眼中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他早就发现了那里的异常,只是没有点破而已。

        “这是什么?”

        天空黑雾涌现,云岚宗众弟子顿时有些骚动了起来,目光中充斥着惊疑。

        那些云岚宗长老也是一样,好奇云山是何时结交了这等诡异之人。

        “这是什么人,老师何时与这样的人接触的?”

        天空之上,云韵俏脸略微有些震惊的望着那团黑雾,从这家伙出场方式就能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那团黑雾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是格外的强大,比之云山还要强上很多。

        对于众人心思,那团黑雾自然未曾顾及,黑雾萦绕间,阴测测的怪笑声传出,如鸦鸣般的在天际回荡着。

        “桀桀桀,没想到这魔兽山脉边缘区域,居然还有如此厉害的化形魔兽强者存在!”

        在发出这怪笑声之后,黑雾一阵收缩波动,最后在众人注视下,缓缓凝聚成一位全身笼罩在深邃黑烟中的人影,隐隐间,有着一对略显殷红的眼瞳,从深邃黑暗中露出。

        看着那黑烟中的人影,陆川眉头一皱,听到这标志性的笑声,他便知道这家伙是魂殿那群桀桀怪。

        没想到云山这次居然是直接带着魂殿的人一起过来。

        看来真是有备而来。

        “你也想与本王动手吗?”

        语气平淡的开口,话语虽然平淡,可却是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之感。

        “桀桀桀……”

        闻言,鹫护法怪笑一声,并没有直接回复陆川的问题,而是有些委婉的开口道:“其实像阁下这样的化形魔兽强者,娶个人类女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云山这老家伙顾及什么脸面,非要求我帮忙处理此事……阁下可否卖本护法一个面子,将这人类女子交出来?”

        “呵呵,简直是笑话,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配让本王卖你面子?”

        听到鹫护法的提议,陆川嘴角顿时露出不屑,冷笑道。

        区区一个魂殿护法而已,以他现在的实力,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你……”

        听到陆川的话,鹫护法心中顿时大怒,但却并未直接出手。

        刚才的观战中,他看到陆川展露的实力,应该是在三,四星斗宗左右的实力,和他差距不大,此刻他也是本着能不出手就不出手的打算。

        就在这时,远方天际之上,又有着三道破风声传来,顿时吸引了全部人的注意。

        随后,药尘,金翎雕,海波东三人便是押着古河以及那两名斗皇强者来到了陆川身后。

        其中,那绿袍人的身上,伤势颇为严重,显然是在反抗金翎雕的过程中被金翎雕所伤,而古河和那位黄袍老者,则是因为与海波东,药尘巨大的实力差距,并未出现什么状况。

        “海波东?”

        看到古河三人被抓,云山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而当他看到那押着古河的白发老人时,眼中再度闪过一缕震惊。

        “海波东,想不到你居然没死,不过,你为何要助这化形魔兽擒住古河?你是打算与我云岚宗为敌吗?”云山大声质问道。

        “云山……”

        听到云山这样的质问声,海波东也是一愣。

        他几十年没有看到过云山了,此刻发现云山的脸庞之上居然没有一丝皱纹,当即就猜到对方已经突破斗宗。

        “云山,我现在已经追随大人,这古河带人欲潜入大人洞府,我没有立刻杀他已经是不错了!”海波东大声的回复着,并没有因为云山突破斗宗而有任何忌惮。

        听到海波东的回答,云山怒极,讥讽道:“海波东,没想到你居然自甘堕落,选择追随一头魔兽,真是丢尽了你冰皇的脸面!”

        “云山,你懂什么,能够跟随大人,乃是我海波东的荣幸!”

        听到云山的讥讽,海波东一点都不在意,反而是非常自豪。

        “古河,不是与你说了,不要再来找我了吗,今天老师和宗门众人受伤,你要负全部责任!”

        云韵这边,在看到海波东押着的古河之时,顿时眉头一皱,说着一些责怪的话。

        “云韵宗主……唉!”

        听到云韵的责怪声,再想到自己的处境,古河心中一片苦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桀!桀!想不到,我魂殿追捕了这么多年的药尊者,居然会藏身此地!”

        就在这时,那目光一直停留在药尘身上的鹫护法终于是确定了药尘的身份,兴奋的笑出声来。

        “魂殿,一群如老鼠般阴暗的东西,这次既然来了,就别回去了!”

        自从抵达此处,药尘便是紧皱眉头,目光一直凝聚在那鹫护法的身上,此刻,见这鹫护法点破身份,药尘眼中的恨意到了极点,一股杀意也是在他身上弥漫开来。

        “尊者?”

        听到那边鹫护法和药尘的对话,云山的心中不禁一个咯噔,他可是清楚,这样的称呼,代表着的是什么含义。

        “桀桀,若你还是当初的药尊者,我自然是会退避,不过现在嘛,你就只是一道残魂……我魂殿,对付灵魂,有的是办法!”

        鹫护法脸上露着兴奋之色,大笑道。

        说完这句,鹜护法手掌一动,一道漆黑色的锁链,便是带着哗啦啦的声音从其掌中延伸而出,最后轻轻一震,便是宛如毒蛇般,蜿蜒盘旋在身旁。

        黑色锁链微微颤抖,片刻后,鹜护法一声怪笑,手臂一抖,锁链瞬间划破天际,化为一道黑线,对着药尘的方向暴刺而去。

        见到鹜护法已动手,药老也是面色冰寒,手掌之中,森白火焰骤然翻腾而出,打算抵挡那鹫护法射来的漆黑锁链。

        “在本王面前出手,你是在找死!”

        (本章完)